ILO遇阻,比特时代出海未捷

5 月 27 日,AEX 交易所(前身为比特时代) ILO 首发项目 PLD 遭项目方砸盘套现,收割了 AEX 的自有用户。


从 PLD 的 K 线走势看,该项目于 4 月 23 日上线 AEX 后暴涨了 5250%,又从 4 月 29 日开始一路走低,截至 5 月 30 日 12 点,PLD 报价 0.52 元,距高点跌去 90%。

微博用户“小样”放出了 PLD 持仓数据。4 月 29 日时,PLD 总持仓量 487 万,项目方控制了 424 万。由于持仓排名第一的地址隐藏了代币总额,在看到遭受抛砸后,他认为是官方所为。

4 月 18 日,AEX 宣布以 ILO 模式打新,目前,该平台已完成了 6 期项目上新,目前还有 2 个新项目处于分配代币状态。与 IEO 不同,ILO 不募资,也无需抢购。平台用户仅需锁仓平台币 GAT 或其他主流币种,即可免费瓜分新币。

按照平台说法,这就像母鸡下蛋。“持有母鸡,时不时收获蛋。”

看起来,ILO 模式较 IEO 降低了“抢币”带来的风险,但仍无法避免新项目在二级市场高开低走,也因此引来了部分接盘用户的不满。ILO 模式让用户几乎 0 成本获得代币,而二级市场随之而来的抛压成了平台无法解决的难题。

曾经辉煌的比特时代,在“9·4”时期摇身一变为 AEX 后,影响力渐弱。有老用户选择出走,也有人因情怀选择坚守。“现在时代最该考虑的是怎么活下来”,一名老用户忧心忡忡,ILO 之后,他希望 AEX 再憋个大招,趁着市场复苏,往上冲刺一把。

ILO 项目难破高开低走魔咒

“小样”是比特时代的老用户了,他从 2013 年开始炒币,比特时代也在那一年诞生。

他的置顶微博上放着一条 2018 年 8 月发的文字,“币圈微博很少有人讨论 AEX 了,你们都走了,我还在充值信仰,誓与 GAT (AEX 平台币)共存。”

作为平台的老粉,“小样”在爆料 PLD 砸盘后,还把枪口对准了 AEX。“ILO 锁仓就得币,看似免费,但实际接盘的都是比特时代的老用户。”

“小样”发出疑问,“外面新韭菜进来真的会大量接盘吗?关起门来割老韭菜,老韭菜只会进一步离开出走。”

4 月 23 日,PLD 上线 AEX,短时暴涨后,在 29 日开始了近一个月的阴跌。跌幅 90%。在这期间进场“抄底”的投资者,几乎都是亏的。

PLD 近一个月暴跌 90%

查看 ILO 其他项目的 K 线,大跌的不止 PLD。截至 5 月 30 日,AEX 已上线了 6 期打新项目,包括 PLD、ZCC、SAFE 等,它们的 K 线无一例外高开低走。可见由 AEX 所独创的 ILO 模式,并未打破多数 IEO 项目在二级市场先暴涨后瀑布的魔咒。

AEX 创始人黄天威告诉蜂巢财经,二级市场出现这种情况很难避免,(K 线)不可能只往上不往下。他坦承,现阶段的 ILO 存在一些弊端,“用户得到的代币都是免费的,所以代币在上线交易后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存在很重的抛压,半个月之后抛压才会释放掉,之后市场才会有正常的走势。”

AEX 在公告中对 ILO 上新项目做了风险提示,“AEX 不会对价格做任何干预和承诺,请投资者自行判断。极端情况下,你可能会拿到一个归零的赠品。”

对于 PLD 的持续下跌,黄天威称,这可能是项目方的策略失误。“PLD 想一炮而红,把预期定高了,后来发现不太走得通。”

作为提供流通的平台,AEX 计划制定优化措施。黄天威说,平台想到了一些可以缓解抛压的措施,比如将代币分期兑付给用户,或让用户选择延期领取以获得更多代币等,“未来可能会选取一些手段,分散用户出售代币的时间,保障二级市场的稳定。”

独创 ILO 未掀波浪

对于散户来说,ILO 上新项目的走势不太友好。也有用户评价,对于免费瓜分代币的参与者而言,ILO 模式要比 IEO 来得“实惠”。

4 月 18 日,AEX 公布了“A 计划”,它由“币圈 101”和 ILO 组成。前者相当于项目海选路演平台,新项目经保荐机构推荐后由用户投票选出胜者,继而直达 ILO 发行,享受免费上币。

据介绍,参与 ILO 需用户锁定一定数额的平台币 GAT,或 OKB、HT、BTC 等币种,锁仓时长有 1 个月、3 个月、6 个月或更长。锁仓代币越多,时间越长,用户可免费瓜分的项目代币就越多。

相比 IEO,ILO 不需要花费平台币去抢购新币,仅需锁仓就能 0 成本按比例分得代币。换言之,只要锁仓的代币不跌,用户不会亏损。

IEO 与 ILO 对比图

从 AEX 平台币 GAT 的走势看,自 4 月 18 日 ILO 发布以来,“锁仓”似乎发挥了作用,GAT 表现比较稳定,从 0.0117 元涨至如今的 0.01287 元,有 10% 的涨幅。

参与了 3 期 ILO 的用户卢飞认为这个模式比 IEO 良心,“锁仓的 GAT 涨了,还能免费得到新币,小赚了几千块。”

不过,也有用户认为,这种锁仓的玩法并不能真正带来价值,“锁仓是 GAT 的通缩手段,短时间会让平台币价格上涨,但是总会有解锁的一天,用户还是会抛售代币。”

对此,黄天威用了一个比喻来反驳,“鸡下的蛋越多,鸡的价值就越高。ILO 我们会一直做下去,用户锁仓的 GAT 相当于鸡,只要锁仓,这个鸡就会一直下蛋,鸡的价值就会提升。”

在锁仓币种的选择上,用户除了可以锁仓 GAT 外,还可以选锁 OKB、HT。这透露出 AEX 借势营销的用意:希望吸引其他平台的用户来 AEX 交易。

但从整个市场反应来看,这个基于 IEO 创新的 ILO 模式,并未带来太大的影响力。近日,蜂巢财经在一些币圈社群询问“你知道 ILO 吗”,多数用户表示“没听过”,少数用户表示知道,但真正去参与的并不多。

AEX 曾把 ILO 视为一个“独门秘笈”。黄天威曾在面对用户提问时表示,“不玩 IEO 这种套路,会创新为 ILO。”

AEX 曾把 ILO 视为独门“秘笈”

不过,从市场反响来看,IEO 的热度正在逐渐冷却,AEX 独创的 ILO 也没吸引太多市场关注。反倒是微博用户爆料的 ILO 项目“砸盘”事件,让更多人注意到 ILO 和 AEX。

虽然 ILO 没有一炮打响,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相比 IEO,这种“锁仓发行”的模式风险相对较小。“因为其他平台搞 IEO 大多也有持仓平台币的要求,在获取打新币时,还需要用真金白银购买,而 ILO 减去了购买这一环,降低了用户的成本。”

AEX 的增长困境

放完了 ILO 这个“大招”后,有平台老用户期待 AEX 继续创新,争取在市场复苏期,“向上冲一冲”。

根据非小号的数据,5 月 30 日,AEX 在全球交易所综合排行榜中位列第 49 名,24 小时交易额为 14.10 亿。

对于基因里有着 6 年多交易所运营经验的平台来说,这个数据算不上亮眼。而 AEX 的前身“比特时代”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但未能在牛熊变换中实现突破。

2013 年 5 月,比特时代以资讯为切入点进入数字货币行业,并于 8 月正式开展交易业务。彼时,比特币中国、火币网等交易所主要提供比特币和莱特币的交易服务。

比特时代另辟蹊径,除了比特币,还上线了不少当时称之为山寨币的币种。2013 年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比特时代和比特儿两家交易所成为用户交易山寨币的主场,比特时代也力压同期的一些小交易所,积累了大批忠实用户。

老用户刘丰就是从比特时代进的币圈,“当时口碑很好,手续费、客服上都能感觉到对用户的负责。”

后来,比特时代发行了自己的平台币“时代币”,还开创了分红模式,用户持有时代币,可以获得平台利润一半的手续费分红。这种模式也一度帮助比特时代站上主流交易所阵营。

比特时代老版页面

6 年来,牛熊轮转,大浪淘沙,比特时代也逐渐从辉煌走向沉寂。刘丰认为,比特时代在战略上出了问题,太保守了,“直到 2017 年才上线以太坊,错过了上一轮大牛市的风口,被很多后来者超越了。”

2017 年的 9 月 4 日之后,受监管影响,比特时代也选择出海,以 AEX 重征交易市场。在“告别信”上,比特时代不无深情地向用户表白,“感谢和时代有缘相遇的 38 万时代人,比特币已成为全球性的数字资产,区块链技术已对现有经济体系产生深远影响,希望我们能够有缘,在未来再创辉煌。”

那一年,也是全球交易所大洗牌的一年。币安取代比特币中国,和 OKEx、火币三大交易所形成鼎立格局,AEX 则被甩在了身后。

如今,不少老用户都离开了 AEX。社交媒体上,有人反馈 AEX 的运营问题时,网站 UI 设计差、APP 体验不好也成了槽点。

有老粉唏嘘,“时代一去不复返。”吐槽和失望背后,埋藏着他们对上个“时代”的惋惜。

黄天威认为,交易所是没有用户粘性的产品,用户在哪交易都是交易,过去几年交易所都各领风骚一段时间,没有谁当过稳定的第一。交易所的同质化相当容易,往往一个热点就能帮助一个交易所在某个时间段内成领头羊。

刘丰几乎不在 AEX 做交易了,但他的老账户里仍留着一些币,“希望时代再做一些大动作,憋憋大招,等到它再崛起的时候,我应该还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