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大起大落致使Arcblock再次苏醒

中文名为区块链基石的 Arcblock 陷入了一场投资者的对撕中,一方是ABT的早期投资者及亏损者,另一方是项目的“忠实”拥趸。


引起双方争论的焦点是 ABT 价格的大起大落。今年4月以来,ABT 走出熊市阴霾,从 0.48 美元的低点向上突破,重回众筹价 0.69 美元,一度攀爬至 0.81 美元。不过,ABT 的上涨趋势未能保持。5月10日,价格开始回落,重新跌破众筹价格。

截至6月3日下午,币价维持在 0.43 美元,较5月高点接近腰斩。

持币亏损的投资者指责项目落地缓慢,“团队就一个懂技术的人,一年半才搞出一个钱包,还不能存币”。

Arcblock 公关副总裁 Jean Chen 表示,出于合规考虑,官方不便对 ABT 的二级市场表现置评。但他强调,Arcblock 在美国西雅图以及北京各有一支不止一人的技术团队,产品开发稳步推进,“3月底ABT链网公测版上线, 4月13日发布 ABT 链节点,5月8日发布 Forge SDK,5月20日发布 ABT 钱包。”

作为跨链项目,Arcblock 按照自己的脚步行进。而同一领域的 COSMOS 和 Polkadot 正在被 ABT 的投资者提及。

币价回踩引发投资者互撕

巴比特论坛的 ABT 板块中出现了QQ群号,有投资者召集在 ABT 上亏损的人组团,还击那些拉其他散户高位接盘的喊单者,他们将对方指为“诈骗”。另一些 ABT 的忠粉则将组团“维权”的人视作“专业黑子”。

双方在论坛里互撕。力主维权的人中,既有 ABT 的众筹投资者,也有项目 Token 刚上交易所的买入者。

ABT 投资者李磊(化名)一直盼着解套,没想到等来的是下跌。他在维权群里称,他买入 ABT 的平均成本价是0.78美元,“如今亏损20多万。”


ABT一年来的价格走势

今年3月以来,市场在交易所 IEO 的带动下重返活跃,ABT 的价格也开始出现解冻迹象,在4月突破了2018年2月时的众筹价 0.69 美元。

ABT 的起涨一度引起微博讨论,一些带盘的大V声称他们带着群里的人“埋伏对了”标的。

狂欢并未持续太久。5月10日,ABT 价格从 0.81 美元急速回踩,半个月内跌幅接近 50%。6月3日下午6点,ABT 在 OKEx 的报价为 0.432 美元,相较5月10日的高点已近腰斩。

抄底成功者兴高采烈,追高被套者抱怨不断。而像李磊一样的早期投资者更多的是失望,他称,因为看好项目,他一直没有割肉,但后来社群的走向变得不对劲。

官方信息显示,Arcblock 是一个专门用于开发和部署去中心化区块链应用的服务平台,也是一个由多方参与形成的生态系统。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众筹参与者称,从 Arcblock 的愿景看,它是一个在2018年就试图实现跨链的区块链系统。

Arcblock 创始人冒志鸿的初心是通过 ABT 帮助各行各业将已有系统和服务与区块链进行无缝连接,实现“一键发链、跨链相通、多链互联、织链为网”。

进入4月以来,上述众筹参与者发现群里的“异常”,“开始出现喊单的,号召群里的人继续买币,不买就让‘滚’,言语里就像在传销,生生把项目弄得很low,一些追高买入的人肯定就亏了,开始抱怨,现在又出现了维权的。” 

社群出现两方阵营,冒志鸿将此理解为“一群有组织的人在黑”。

对于 ABT 的价格走势,该项目的公关副总裁 Jean Chen 表示,“出于合规考虑,我们官方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评论和回应,这次也一样。”

丁磊站台未阻币价破发

公开信息显示,Arcblock 早在2017年就立项,当年年末,项目主体注册在美国。项目的 Token ABT在2018年年初发行。那时,正是加密货币市场上一个牛市的顶点。

创始人冒志鸿对外的形象是一位互联网的连续创业者。 Arcblock 出现时不仅仅占了牛市的“天时”,还有网易创始人兼 CEO 丁磊投资加持下的“人和”。


网易创始人、CEO丁磊任ABT顾问

私募、众筹完成不久后,ABT 趁热打铁,从2月起,开始登陆二级市场,接连在 OKEx、火币、Gate、Bibox 等一系列交易所完成流通。

5.9美元的价格曾是ABT在二级市场的高光时刻,当时的2月,还是加密货币市场的火热季节。

往后的一年里,熊市接棒,市场走凉,年初扎堆进场的区块链项目接连破发,ABT也不例外。

去年12月26日,ABT 跌到了0.0623美元,较2月26日开盘价下跌了94%,相比于0.63美元的私募家,已经跌去91%。

“我们一些早期的持币者觉得这是市场大行情,因为别的项目也在跌,都认为 ABT 是个做事的项目,大家就没有割肉,一直拿着。”上述早期投资者称。

币价下跌,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热情大减。ABT 的流动性不足也引发了交易所的注意。今年1月30日,KuCoin下架了ABT。

KuCoin 方面告诉蜂巢财经,下架 ABT 属于正常下币流程,因为他们的流动性不符合交易所的最低要求,所以进入了ST专区,在ST区要求的整改期间仍然没有提升流动性,“为了保护用户利益,所以协商下币,项目方也接受下币结果。”

市场表现落后同行

今年3月,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打磨, ABT 主网上线。李磊觉得手里的币有救了。

4月,ABT 的价格开始回升,也重新站上了众筹价,“信心回来了,我能解套,但是拿了很久,希望它能给我带来投资回报,结果5月又不行了。”


2019年第一季度ABT的进展计划

李磊开始盼着项目方能持续释放一些利好。不久前,ABT 宣布升级了钱包,支持微软推出的去中心化身份识别(DID)系统的创建。

他下载了钱包,但发现,这个钱包还不能存币,“一年半,就搞出了个这?”此外,一些投资者也指出,虽然 ABT 有了主网,但快2个月了,这个币依然是 ERC20 标准的代币,仍未切换成主网币。

ABT 投资者互撕时,有人也不断提到也在做跨链技术的 COSMOS(ATOM)和Polkadot(中文名波卡)。

发展了2年多的 COSMOS 搭上了币安的口碑,是币安公链采用的底层技术,项目 Token ATOM 众筹价为0.1美元,如今站上7美元,市值 13.61 亿美元;而波卡还未正式上线交易所,2017年众筹时的波卡成本价在 35 美元左右,而今在一些小平台上露出了期货价,被炒到了 145 美元。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李磊觉得,跌破众筹价的 ABT 正在让一些持有者失去信心,“光靠喊单有用吗?”

对于投资者的焦虑,Jean Chen 表示出理解,他强调,ArcBlock 和 Cosmos、Polkadot 是仅有的提出去中心化跨链理念设计和产品的3个项目,ABT 的产品开发也在稳步推进中,第三季度中,ArcBlock 会利用 Forge 框架开发,由 ABT 钱包提供DID支持的 DApps 也将亮相。

一些早期投资者项目开发、落地缓慢的原因归集于“技术团队缺人”,“整个团队就一个人会写代码。”李磊说。

他的所述或许存在夸张成分,但从 Arcblock 在 Github 上的代码更新情况看,项目的数据库确实在提交,而贡献人一栏为0。

对于技术人才,Jean Chen表示,ABT在美国西雅图以及北京各有一支不止一人的技术团队,开发都在稳步的进行中。

Arcblock 按照自己的节奏行进之时,数字资产跨链流通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跨链领域也正在成为区块链创业者们争相想要攻克的难关。

着急的投资者畏惧资产缩水,背后折射的是他们对项目在竞争中失利的担忧,“别人在加速跑步了, ABT 真的该好好规划了。”李磊的语气中仍带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