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们解决了一个痛点,带来了更多痛点

当我们把数字货币市场规模(CoinMarketCap 数据)和 DeFi 锁仓总值(DAppTotal 数据)放到一年半这个“小经济周期”内,会发现一件有趣的事:DeFi 的发展似乎并不太受币价影响。数字货币总市值从 2018 年初的 8313 亿美元缩水到年底的 1043 亿美元时,DeFi 锁仓总值增长了 112%;而上个月数字货币总市值上涨 55%,突破 2771 亿美元时,DeFi 锁仓总值升高了 108%,超过了 12 亿美元。

是什么让 DeFi 有“穿越牛熊”高速增长的能量?

DeFi 一词来源于 2018 年 8 月 Medium 上的一篇博客《Announcing De.Fi , A Community for Decentralized Finance Platforms》,作者是借贷协议 Dharma 的联创兼 COO Brendan Forster。

在 DeFi 生态的众多产品中,去中心化借贷平台的位置相对核心,它将去中心化交易所、稳定币、贸易金融平台、托管和风投等板块联动起来,起到桥梁和枢纽的作用。

其中的 MakerDAO 于 2017 年 12 月上线,推动了去中心化借贷业务的启航。它的出现满足了加密资产投资者一定的融资需求。到了今天,MakerDAO 不再是借入借出加密资产的唯一选择。Dharma 允许用户申请或提供任何 ERC20 或 ERC721 标准的加密资产的贷款,dYdX 则支持用户进行衍生品和多/空保证金交易,Compound 为以太坊、DAI 和其他加密资产提供货币市场借贷。

在过去近两年加密市场整体趋冷的背景下,去中心化借贷帮助持币者在不损失加密资产所有权的前提下,解决现金流的需求,并支撑起以太坊在供给端的金融生态。

项目方更是惯用传统金融服务的痛点来论证 DeFi 的存在意义。在全球发展中国家约 20 亿人无银行账户的背后,是传统金融服务的准入门槛高、中间成本高昂、资金透明度低、金融机构审查个人信用时或侵犯信息隐私等。相比之下,去中心化借贷平台强调透明、高效、低融资成本和抗审查,可以说是传统借贷服务的有益补充。

但客观来讲,监管政策、金融风险、社会需求、市场流动性、用户教育以及公链性能等问题都在制约去中心化借贷平台的进一步发展。

 绕不开的监管问题

大部分去中心化借贷平台都会推出锚定法币或加密资产的稳定币。

稳定币通常被归纳为三种:锚定法币的稳定币(如 USDT),无抵押的稳定币(如 Basis),依靠抵押加密资产的稳定币(如 DAI)。USDT 作为现全球使用最广泛的稳定币,备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等机构的关注。如果相对“去中心化”的稳定币 DAI 被大资本青睐,则可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和审查。

就在今年 3 月的 SXSW 大会上,SEC 高级顾问 Valerie Szczepanik 表示,随着时间推移,根据现行证券法,稳定币有可能被列入证券监管的范畴。考虑到稳定币的赎回方式,SEC 可能将其定义为“即期票据”,即传统上定义的两方票据(债务人应要求向票据持有人随时支付款项)。据美国最高法院 1990 年对 Reves v. Ernst & Young 一案的判决,除非有例外或被排除,否则根据《交易法》第 3(a)(10)条,即期票据被认定为“证券”。

而站在 CFTC 的立场,据《商品交易法》第 1(a)(47)(a)条,稳定币则属于“互换合同(Swaps)”。

无论最终被归为“证券”还是“互换合同”,强监管都将大幅提升稳定币的合规成本,进而暂缓去中心化借贷的市场增速。

 不容忽视的金融风险

在传统金融借贷业务中,抵、质押和信用体系共同防控违约风险。

相比传统借贷服务,DeFi 显然缺乏适用的(链上)征信体系。这代表着(至少短期内)去中心化平台还无法有效对抗信用风险。现在的平台风控主要依靠基于开放协议、或点对点协议(dYdX 和 Compound)的加密资产抵押借贷合约。但不管是哪种类型,用户仍需以加密资产作为背书。

另一方面,加密资产价格往往波动幅度较大,如果被抵押的加密资产短时暴跌 50% 甚至更多,整个系统的“坏账率”将攀升,平台会面临资不抵债的状况。对此,MakerDAO 会通过“全球交割保护措施”的启动来应对这种“黑天鹅”事件,但这个系统还能重获用户的信任吗?

资产类型单一

去中心化借贷市场盘子做不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更多优质资产的选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在 ETH 存量市场中厮杀。“为什么是 ETH”并不难理解,比特币是非图灵完备的,只有以太坊上承载了有价值的资产(感谢 ERC20)生态和流动性。

但抵押资产过于单一,对借贷平台来说并不是好事。当讲着“普惠”故事的 MakerDAO 们以持有 ETH 为使用前提时,已经将大众用户排除在门外了。

望向远方,去中心化借贷平台不可避免地要与现实世界中的优质资产进行结合,比如将线下或互联网资产映射或托管到链上,以增加资产端的丰富度。即便这一天来临,借贷市场仍需验证新的资产类别是否有效,并可能以牺牲平台的去中心化程度为代价。

缺乏流动性

对于去中心化借贷平台,设置抵押率是门艺术。若抵押率太低,币价波动将削弱借贷系统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如果抵押率太高,又会影响用户的的积极性和资产的流动性。

还以 MakerDao 为例,如果用户想获取价值 1000 美元的贷款,需要抵押至少等值 1500 美元的 ETH。如果你刚好按 150% 的抵押率以 ETH 借 DAI,当 ETH 价格下降时,平台很快执行清算。

目前,MakerDAO 中的平均抵押率已达 300%。虽然这一数值可以维持系统的整体稳定,但超额抵押的方式依然减少了资产的流动性,用户抵押资产的积极性倍受影响。

用户体验不友好

其实,从互联网投资的角度,去中心化借贷并不太符合机构的口味。原因很简单,它解决了一个痛点(资产流动性),引入了更多的痛点,再发明新的解决方案。普通用户学习和理解 DAI、MKR、CDP 并不容易,整套使用流程也不尽友好。

Odaily星球日报曾写过一篇 MakerDAO 的体验稿“我们体验了把去中心化借贷,终于明白为啥这个行业在熊市中仍然赚钱”,遗憾的是,作者一半的时间耗在了安装 MetaMask上……

回想传统的中心化借贷,用户体验被消磨在复杂的材料和漫长的审批程序上。去中心化借贷虽然少了这些步骤,但学习和操作的繁琐也把市场体量圈在了有限的范围里(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 DAPP,使得 Decentralized 的用户量比 Centralized 小太多)。

另一方面,虽然借贷不算高频金融行为,但去中心化借贷平台依赖的基础公链仍存在拥堵问题,弱于传统互联网的处理能力会带来较差的用户体验。

诚然,去中心化借贷平台存在上述问题,所幸的是行业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项目方也认识到制约发展的瓶颈,并在积极调整和迭代。随着区块链技术与生态的逐渐成熟,去中心化借贷平台将扮演更多、更重要的角色。毕竟它为加密世界开拓了丰富的开放式金融应用,也为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