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原生军“合谋”Libra:节点竞选大战再现


由 Facebook 发起支持的稳定币项目,一诞生就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讨论,它的支付结算功能、对现有货币体系的冲击都成为探讨的焦点。

上周,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的一段视频传出,他试图厘清 Libra 与 Facebook 的关系,强调后者只是 Libra 的一个发起者,“我们希望正式推出时能有 100 个‘创始人’共同发起。”此话一出,有意者的心思被调动起来。 

Libra 白皮书发布的第三天,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就在朋友圈宣布将参与 Libra 节点竞选。日前,币安首席战略官 Gin Chao 在接受采访时证实,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 Libra 的验证者节点。 

成为 Libra 发起节点,除需投资 1000 万美元购买 Libra 代币外,竞选者的盈利规模、技术以及价值观等方面都有严格限制。 

当巨头开始造链、发币后,那些曾经试图用区块链技术“革”巨头之命的币圈原生军正在考虑与它“合谋”。

“Libra 已有 28 个节点加入”

Libra 白皮书发布已过去了 10 余天,世界各地依然弥漫着关于“Facebook 发币”的争论,既有赞赏,也有担忧。 

Libra 的诞生被解读为区块链行业在比特币之后最重要的事件,从区块链行业到传统金融行业,从互联网人到各国监管部门,无一不关注 Libra 的出现。 

7月1日,在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上,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表示,“我们对 Libra 不能掉以轻心,如果取得成功,对现有的金融体系、货币体系甚至未来的储备体系都会有很大的冲击”。 

Libra 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来自于它背后的支持者是社交巨头 Facebook,还在于它的目标是挑战全球现有的货币支付体系,这无疑会引起监管层面的警惕。扎克伯格在公开场合撇清 Facebook 与 Libra 的关系,原因或在于此。 

6月28日,美国媒体披露了一段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谈论 Libra 的视频,他在视频里强调,Libra 是一个独立的组织,Facebook 只是发起者之一,“要创立一个金融体系不是一家公司能完成的,到 Libra 正式推出时,希望我们将有 100 家共同创办的公司。” 

白皮书显示,Libra 建立在安全、可扩展和可靠的区块链基础上,由独立的 Libra 协会治理。Facebook 团队在 Libra 协会和 Libra 区块链的诞生中扮演了领导者角色,这一角色至2019年结束。 

这意味着, 未来会有更多的机构或个人作为节点加入 Libra 协会成为“创始人”。 

现阶段,Libra 协会官网公布的合作伙伴共 20 余个,均来自于美国的支付、电信、风投、交易、区块链以及非营利性组织和学术组织,区块链行业知名交易所 Coinbase 也名列其中。


Libra 目前已有28个节点

对于目前这一现状,一直在跟踪关注 Lira 的 Dots 机构投资者社区创始人郑迪认为,现在美国节点已经够多了,应该发展点亚、欧、非节点了。他认为,如果 Libra 希望减少在其他国家和区域拓展的阻力,势必就要增加更多的非美国节点。

币圈机构透露节点竞选意向

Libra 节点招募不乏追随者,一些主体注册在国外、业务涉及国内用户的原生币圈机构对此正在跃跃欲试。 

Libra 白皮书发出第三天,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宣布将会参与 Libra 的节点竞选,“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


杜均朋友圈宣布节点资本将竞选 Libra 节点

除节点资本外,币安也在近日被传出正考虑成为 Libra 验证节点。据 Cryptopotato 报道,币安首席战略官 Gin Chao 在接受采访时证实,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 Libra 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我们想参与竞选。” 

他还认为,Libra 代表了迄今为止看到的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的实际用例。”

Libra 节点除了运行服务器、参与交易验证的工作外,还有协调和治理两个任务,其中主要领域涉及技术和财务管理,即围绕网络技术路线图,推动验证者节点和开源社群之间的协调一致;管理储备并将资金分配给具有社会影响力主体。 

至少投资 $1,000 万美元是成为 Libra 早期创始人节点的硬标准,创始人节点可以获得 1 票或者 1% 的投票权。此外,创始人节点还需具备一定的技术要求,因为在早期阶段,只有满足可扩展性、低延迟、即时性和安全性要求的特定类型组织方可申请成为创始人。

目前,Libra 节点的管理方式主要有两种,自托管、云托管,即节点团队可以在自己直接运营和管理的数据中心中托管验证者节点,也可以将核心数据交由第三方托管。对于这两种托管方式 Libra 协会都会提供技术支持。

合规性或成最大阻碍

成为 Libra 的创始人节点后,不仅能够参与社区治理,还有资格获得交易返利以及 Libra 投资代币的分红。


创始人节点的权益

收益并不好拿,因为节点主体的门槛不低。 

除准入资金和技术条件外,Libra 还根据不同的主体设计了不同的要求。比如对于实体公司,市值超过 $10 亿美元或应收款结余超过 $5 亿美元,每年在多个国家、地区为超过 2,000 万人提供服务。 

如果是加密货币投资者,其管理资产(AUM)须超过 $10 亿美元;而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必须已运营超过 12 个月,不仅要通过安全审计或渗透测试报告公开披露相关信息,还得有为客户托管或保管至少 $1 亿美元资产的实力。 

技术和资金或许不是阻碍币圈“原生军团”成为 Libra 节点的核心要素。据 The Block 统计,币安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利润约 7800 万美元,作为交易所,他们更是有强于普通机构的技术团队。 

真正的阻碍在郑迪看来,是合规。他分析,币安、节点资本从本质上来说是有限合规,Libra 目前在各国都有不少争议,如果再来一些监管部门眼中的“非合规”节点,势必会增加 Libra 的扩展难度,这些机构竞选成功的难度就会加大。 

他还表示,如果以上两者没有做出合规化的努力,但依然被 Libra 协会接纳成为节点,这将成为非合规世界成员的一次重大胜利,“意味着主流世界开始接纳一个目前仍然是非主流世界的成员。” 

腾讯的创始人马化腾也曾在评论 Libra 时表示“技术都已经很成熟了,就看监管”。如果国内监管不松,一旦币安、节点资本等竞选 Libra 进展顺利,未来一些具备技术和资金的币圈原生军将继续扑向 Libra,再现2018年柚子(EOS)竞选“盛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