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币治理困境:以门罗币和 Zcash 为例

两大数一数二的隐私币,除了隐私算法不同之外,两者的治理理念也完全不同。


门罗币和Zcash各自开展会议

近期,两大隐私币门罗币和 Zcash 各自举办了会议,讨论了加密货币线上治理的未来,即到底是像门罗币践行的自上而下的半去中心化,还是像 Zcash 实验的自下而上的彻底去中心化。

6 月 22 至 6 月 24 日,由 Zcash 官方基金会组织的 Zcon1 会议在克罗地亚举行,与会人员超过 200 人,差不多同一时间,门罗币的 Monero Konferenco 会议则于 6 月 22~23 日在美国丹佛举办。事实上,从这次的会议可以看出,两大数一数二的隐私币,除了隐私算法不同之外,两者的治理理念也完全不同。

在 Zcash 中,创始人奖励(Founder’s reward)是支撑 Zcash 项目的资金來源,是本次 Zcon1 会上辩论的焦点,也是一直以来社区内比较有争议的话题。

创始人奖励是指, Zcash 会将挖矿奖励中的 20% 给开发者和创始团队,作为投资回报、团队的项目开发激励以及零知识证明 zk-SNARKs 所需的项目研究奖励。这笔资金是由 Zcash 基金会管理,用于包括 Electric Coin Company (ECC)链上的协议开发、线下 meetup、营销等等。这个奖励会维持 4 年,也就是将在第一次(2020 年底)区块奖励减半后结束。

根据计划,这项奖励机制将于 2020 取消。不过目前来看,Zcash 公司每月收入的 ZEC 不足以覆盖公司开支,需要从公司资产中补贴。虽然公司的财务状况较为乐观,但因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创始人奖励中的 ZEC 分配,且由于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无法确认公司还需要多久才能达到收支平衡或者盈利,这也是 Zcash 公司的一个隐患。

因此社区提议,在 2020 年的首次减半后维持对 Zcash 基金会的 20% 区块奖励。最近 ECC 的首席执行长 Zooko Wilcox 表示,将支持「社群」的决定,延长该创办人奖励。

这样 ECC 才能专注于 Zcash 的开发,否则 ECC 可能被迫要提供其它服务,获得公司收入,解释道。

Zcash 基金会负责人 Josh Cincinnati 表示,基金会的资金至少还够运营三年。同时,他认为,非营利组织不应成为资金分配的唯一来源。Zcash 用户必须要将信任押注在创始人及其各种组织上是 Zcash 面临的主要批评。

MyMonero 的执行长保罗・夏皮罗(Paul Shapiro)表示, Zcash 与 Monero 的密码朋克理念不同。 他表示:「基本上,这个(延长创办人奖励 )是一群人决定,而不是个人主动参加。(Zcash)的治理模式的潜在利益冲突,可能尚未有足够的讨论。」

Monero 的会议规模要小得多,且侧重于技术改进多过治理。而前两周( 6 月 23 日),Monero 与 Zcash 透过线上视频会议,联合举办了一个小会议,讨论政府监督和隐私币的未来。

在联合会议上,Monero Research Lab 的 Sarang Noether 表示,隐私币从来就不是「零和游戏」。

事实上,Zcash 基金会为这次会议提供了近 20% 的赞助,从中可以看到貌似有竞争关系的项目未来合作的可能性。Zcash 的基金会主管 Sarang Noether 表示,「希望未来可以看到更多双方在代码上、研究和资金的互助。」

Zcash 和 Monero 虽然都是隐私币,但使用的是不同的隐私算法,两种技术各有利弊。

Zcash 共识算法基于零知识证明(zk-SNARKS),能够在不透露隐私的情况下证明真实性。Monero 则是基于环形签名,环形签名会在交易中添加「诱饵」,而不会暴露哪些币经过签名,从而有效地混合了这些币,确保交易输出不可跟踪。

以 Menero 来说,环形签名需要多把公钥(地址)借以混淆发送者地址。然而,为了一个地址的交易,就要混合一群人的地址,如果交易越来越多,那需要的地址也会越来越多。

而 Zcash 的缺陷是,理论上,创始人可以决定 Zcash 网络中哪些交易是有效的,这也让 Zcash 受到广泛批评。

由此,我没看可以看出 Zcash 的社群更倾向这种由上而下、半去中心化的治理模式,而 Monero 社群则完全自下而上,社群治理的模式。

面对分歧,Monero Research Lab 的 Sarang Noether 表示,「Monero 研究人员和 Zcash 基金会有良好合作关系。但如果说基金会要往哪个方向走,我还真不知道;Monero 的不成文规定或是共识就是你不该相信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