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带来新气象,但流动性和操作门槛仍有待解决

很多人认为,预测未来和赌,都是刚性且明确的需求,而预言市场就是那个满足需求的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有一个平衡和解决的方案,而区块链这种抗审查、去中心化等属性,是最合适的。


在区块链世界里,由于 DeFi 的发展,预测市场开始受到期待,出现了 Veil、Augur 等受到关注的项目。

但预测市场并不是一个新概念,1988 年由美国爱荷华大学几位金融教授提出:「预测市场」是以进行预测为目的而产生的一种投机市场,它把可能会发生的事件当作一个商品呈现在「期货市场」里,人们在网上买这件事情发生的几率,看好就买进、不看好就卖空,最终这个事件的「价格」就是它可能会发生的几率。

当年在爱荷华州电子市场 (Iowa Electronic Markets) 上,群众通过这种方式预测了老布什的得票率,结果和真实的得票率相差不到 1%。

所以在聊区块链加持的预测市场时,我们有必要先看看过去的预测市场是如何运转的。

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带来新气象,但流动性和操作门槛仍有待解决

IEM 对 2020 年大选的预测

Iowa Electronic Markets (IEM)之外,Hollywood Stock Exchange (HSX) 是最早的预测市场之一,诞生于 1996 年,用户可以对好莱坞新上线电影的首月月票房进行下注预测。

2001 年,经纪公司 Cantor Fitzgerald 收购了 HSX,希望它能赌点真钱,让它成为真正的电影票房期货交易平台。但此举遭到了电影行业的抵制,因为一旦赌注过大,会对真实的电影市场造成影响,2009 年,美国发布法案,禁止电影票房期货交易。

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带来新气象,但流动性和操作门槛仍有待解决仍在运营的 HSX

HSX 至今还在运营,但只进行虚拟交易,没有法币通道。

Intrade 则是另外一家创建于 1999 年的预言市场,Base 在荷兰,它曾是唯一玩真钱的平台,主要做选举、体育等方向。在 2008 年和 2012 年美国大选期间,大量用户涌进 Intrade,对大选结果进行预测。

2012 年,监管盯上了 Intrade,美国用户的法币通道被关闭,13 年,网站所有的预测被关停。

美国之外,华人世界同样有预测市场存在,比如中国台湾的未来事件交易所,跟 Intrade 类似,主要的方向是选举等政治行为,目前仍旧正常运转中。

不一样的是,未来交易所虽然只能玩虚拟点数,但是你可以用新台币充值点数,而你预测迎来的点数可以在平台上换取真实商品。

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带来新气象,但流动性和操作门槛仍有待解决未来事件交易所

在移动互联网发展期间,内地也曾出现过一些预测市场产品,但由于各种原因,基本都凉凉了。

从传统互联网发展来看,预测市场从来都不是大众产品,作为鼻祖的 IEM 其实是一个半公益学术机构,Intrade 则由于监管的原因,倒在了成为大众产品的黎明,现在已经不再开放交易。

所以区块链世界的预测市场,能改变什么?

首先,去中心化是绕不开的词,跟过去平台定义可交易标的不一样,在去中心化预言市场平台,任何人可以对任何事,发起一个预测交易标的,丰富了交易类型。

此外,用户发起或参与一次预测,相当于购买了一个智能合约,当事实被验证的时候,会进行自动化结算。

在验证事实上,去中心化平台也有着跟过去不一样的玩法,以 Augur 举例,它发布了自己的平台信誉 token REP,对于每一个预测结果的判断,由持有 REP 的用户来选择,将仲裁权由过去的平台,变成了所有持有 REP 的用户,这些用户在当“法官”的时候,会获得一定的收益。

类似于 Augur 的去中心化预言机,免去了很多中心化系统导致的贪污、作弊等系统性风险,同时结算也更加透明和公平。

结算公平,人人可发起预测是去中心化预言机明显的优势,但它也出现了新的问题:

  • 流动性不够,你确实可以对任何事情预测,但大部分的预测其实没有对手盘;
  • 操作门槛高,已经拥有钱包的用户,想要弄懂如何在类似 Veil 上发起一次预测,估计都得费神费力,更不用说圈外的用户了。

同时,老问题并没有被解决,从开头的定义我们知道,预言市场相当于给很多事件创造了一个期货交易平台,它是一个天然的赌场,你能想象到它一旦受到关注,会面临怎样的监管压力。

目前 Veil 和 Augur 这样的平台大家能开心的预测奥斯卡,赢几个以太坊,当某一天它体量上来,你很难保证它不会是下一个 Intrade。

但很多人认为,预测未来和赌,都是刚性且明确的需求,而预言市场就是那个满足需求的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有一个平衡和解决的方案,而区块链这种抗审查、去中心化等属性,是最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