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大董希淼:Libra难成法定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尽管Libra具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但它不是法定数字货币,难以成为真正的超主权世界货币。


Libra具有一些新的特点,但从当下看,Libra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难以成为超主权的数字货币。在主权国家没有消亡的情况下,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并纳入监管的虚拟货币,难以超越国界成为世界货币。对于Libra,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和多国央行普遍采取观望和谨慎态度。

日前,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发布其虚拟货币Libra项目白皮书,受到全球关注。在不久前举行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Libra也引发热议。尽管Libra具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但它不是法定数字货币,难以成为真正的超主权世界货币。

近年来,各种货币概念层出不穷,人们有必要区分“电子货币”“数字货币”和“虚拟货币”的不同。电子货币主要是指法定货币电子化,本质上还是法定货币。例如,银行账户电子钱包中的余额可用于网络支付,其强调的是货币形态与现实货币不同。数字货币一般指由央行发行、与纸币并行的数字化货币,与纸币有着同等地位,是可以用于日常各类支付的法定货币。目前,我国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发行和运行框架等问题。虚拟货币的形态一般也是电子的或者数字的,但虚拟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而是一种虚拟商品,通过网络等渠道完成交易。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信用支撑,虚拟货币无法承担法定货币的职能。当然,我们也要密切关注虚拟货币市场的变化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及时加强风险提示,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就拿Libra来说,Facebook认为,目前全球仍有 17 亿成年人未接触到金融系统,无法享受正规金融服务,而且当前金融交易成本过高,因此需要打破这种格局。按其设想,Libra是一种稳定币,是一种超主权数字货币。通过发行Libra,探索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的确,Libra具有一些新的特点。第一,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承诺与法定货币1∶1兑换。这不仅优于不挂钩法定货币的网络“加密货币”,而且比挂钩单一货币的稳定币看上去更稳定,是一种升级版的数字稳定币。第二,Libra拟由拥有 27 亿用户的Facebook发行,国际卡组织巨头Visa等将予以支持,据说支付规模将达到近 7000 亿美元。看上去,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大影响力和较强公信力。第三,Libra治理机制在形式上较为完备。Facebook创立子公司Calibra,代表其构建和运营Libra网络;Libra将由非营利组织Libra协会管理,逐渐减少对创始人的依赖,确保社交数据与金融数据相分离。总之,Libra与一些“加密货币”有很大不同,不少人认为Libra或将颠覆全球货币体系甚至金融体系。

但从当下看,Libra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难以成为超主权的数字货币。从基本属性看,这种与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数字稳定币,实际上仍然是一种“代币”,其价值难以真正稳定。货币最重要的本质是价值尺度,难以保持币值基本稳定就难以发挥价值尺度的作用。从使用范围看,Libra只能在特定网络平台和网络社区上运行和使用,且应用场景与具体用途并不清晰,不仅难以真正提升跨境支付效率,还可能成为洗钱和恐怖组织融资的帮凶。从治理机制看,Libra协会只是一个发币和管理机构,Calibra公司只负责具体运营,都不具备各国中央银行的调控功能。在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的情况下,相关机构并不具备公信力。从技术层面看,Libra所依赖区块链技术,存在着“不可能三角”问题,即“去中心、高效能、安全性”难以兼得。此外,Libra与一篮子法币挂钩的做法,还增加了其设计难度与运行挑战,面临更大的汇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因此,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由于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

进一步说,在主权国家没有消亡的情况下,未得到各国央行认可并纳入监管的虚拟货币,难以超越国界成为世界货币。所以,对于Libra,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和各国央行普遍采取观望和谨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