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者加大了对 Facebook 的压力,要求其停止 Libra 加密货币的开发

周三,在一场有争议的听证会上,美国国会议员多次敦促 Facebook 区块链高管停止开发 Libra 加密货币。

他们没有走远。

Facebook 子公司 Calibra 的首席执行长 David Marcus 重申了他的承诺,在监管机构的担忧得到充分解决之前,Libra 不会推出这款应用。但他没有承诺冻结该项目的技术工作,这令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成员大为恼火。

该委员会主席、加州民主党众议员 Maxine Waters 此前曾呼吁暂停项目,这是她在听证会上首先提出的问题之一,她问这位 Facebook 高管:

“你能不能停止回避这个问题,在这个委员会里承诺……在国会通过适当的法律框架,确保 Libra 和Calibra 做你声称会做的事情?

Marcus 的回答和他几个星期来一直在说的差不多。

他说:“我同意你的看法,这需要在启动之前进行分析和理解……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我们将花时间把事情做好,”他说。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 Carolyn Maloney 在回答 Marcus 问题时提出了这个问题。他开始对刚才说的话作出类似的回答,但还没等他说完,她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认为这是一种拒绝,”她说。

Maloney  随后问 Marcus,在全面发行 Libra 货币之前,他是否至少会承诺对 Libra 进行小规模的试点测试,测试对象不超过100万用户,由美联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监管。他再次表示反对,只是表示将致力于与监管机构合作。

并不是说她更喜欢进行测试。“我认为根本不应该发行一种新货币,”Maloney 说。

去中心化的担忧

和前一天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听证会一样,周三的听证会内容广泛,议员们就从洗钱到金融稳定、Libra 是否应该作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或银行受到监管等方方面面对 Marcus 进行质询。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 Brad Sherman 或许是加密货币在国会中最严厉的批评者,他认为 Libra 对美国来说比 911 事件还要危险。

相对清醒的同事们想知道这个项目是否会变得“具有系统重要性”,即“大到不能倒”。

小组中的共和党人没有那么敌意,但他们提出了尖锐的问题。

举例来说,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 Sean Duffy 称赞了 Marcus 在 Facebook 上的创新,但问到 Libra 是否会像 Facebook 在其旗舰社交网络上所做的那样,禁止 Milo Yiannopoulos 或 Luis?

Marcus 回应道:“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告诉人们如何使用他们的钱。”他还警告说,这些政策将由 Libra 协会的管理委员会决定。

连番轰炸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是一位年轻的议员,以擅长社交媒体和社会主义经济立场而闻名。

她建议 Libra 货币应该是电子版本的代币,一种公司曾经用来支付员工工资的私人货币。(例如,煤矿工人和伐木工人的工资都是代币券,他们可以用这些代币在公司商店购买商品。)

PayPal 前总裁 Marcus 说,他对这个词并不熟悉。

Ocasio-Cortez 还对这种有抱负的全球货币的治理提出了质疑。“协会成员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吗?”选择他们吗?她问 Marcus。

他回答说,成员资格是开放的,但有某些条件。

“因此,我们正在讨论一种由私营企业管理的货币,”Ocasio-Cortez 接着说。“你认为货币是公共产品吗?”你认为 Libra 的人应该做公益吗?”

Marcus 回答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一篮子货币

Marcus 还提供了更多有关支持 Libra 的一篮子法定货币构成的细节。

他告诉议员们(其中一些人担心 Libra 对美国金融主导地位的威胁),储备货币将“主要”由美元支持。这位 Facebook 高管后来明确表示,而且这一比例将为 50%,欧元、英镑和日元也包括在抵押品中。

在谈到 Libra 的抵押品时,加州民主党众议员 Katie Porter 抓住了另一个历史比较:19 世纪初的野猫银行(wildcat banks)发行了据称可以兑换黄金的纸币,但往往未能兑现向纸币持有者支付的承诺。

“它与野猫银行有何本质区别?”她问 Marcus。

“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是一对一的储备,”Marcus 说。

Porter 接着问道,是什么阻止 Libra 协会把储备从50%的美元换成,比如说100委内瑞拉玻利瓦尔。

Marcus 回答说,Libra 的协会将受到监管。这将是一个七国集团(G7)的监督小组,他曾多次提到 Libra 与之合作。

Libra 与加密货币

Marcus 作证后,包括前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 Gary Gensler 在内的专家证人与议员们分享了他们的观点。所有人都对这个项目持怀疑态度。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 Nydia Margarita Velazquez Serrano 问道,谁认为 Facebook 应该推迟推出 Libra,直到所有问题都得到解决。正如预料的那样,Gensler 认为 Libra 是一种安全的代币,应该被这样来管理。

CoinShares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是该小组中唯一一位土生土长的加密货币专家,他阐述了原始加密货币比特币和 Libra 之间的区别。

她指出,前者是去中心化的,而后者是“高度集中的”;虽然比特币本身是一种资产(尽管是数字资产),但 Libra 拥有其他资产的支持;虽然任何人都可以下载比特币软件并运行一个节点,但在可预见的未来,Libra 协会是一个专属俱乐部。

Demirors 说:“Libra 并不是一种加密货币……我想要区分并划出一条非常清晰的界线。”

她还将 Libra 比作一个拥有两类股票的共同基金,指的是除了 Libra 公开发行的货币之外,还将有一个 Libra 的投资令牌,专门为有资格的买家保留,它囊括了 Libra 的所有利息收入。

最后,在比特币文化的一个历史性时刻,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 Warren Davidson 问,是什么让比特币区别于带有这个绰号的低质量仿冒品。Demirors 解释说,作为一种真正的分散化货币,比特币的基础设施是分布式的,它不可能被一个人轻易、快速地改变。

然而,这个词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国会记录中;对密码持怀疑态度的 Nouriel Roubini 去年10月作证时曾使用过这一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