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白滔:央行数字货币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最大的法宝

CBDC的核心价值,可以归纳为四点。

嘉宾介绍:龙白滔,师从著名经济学家朱嘉明,清华大学计算机本科、硕士和博士,爱好研究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技术和货币金融理论。连续创业者。

自从Libra宣布推出以来,人们对加密货币的讨论,已经从单纯的关注炒币,开始转移到关注加密货币对国家主权货币的影响,与之伴随而来的,是国际形势的愈发严峻,是世界各国加密监管步伐的加速,还有主权国家间对世界货币话语权的争夺,因而,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变得尤为重要,所以有了今天的这场直播。

龙博士申明,访谈有关CBDC的内容仅反映个人观点,不反应任何官方的观点。中国央行完全可能根据不同的考量,赋予中国CBDC完全不同的使命和特征。

Libra推出后,CBDC加速走向历史舞台

CBDC的核心价值,可以归纳为四点:

第一,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让央行更好管理货币创造和供给,提升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有效性和更好应对商业周期。

第二,基于区块链相关的技术构建支付和清算基础设施,可以减本增效

第三,赋予了央行更强货币体系管控能力,比如说KFC、反洗钱、反恐融资,以及一些定向政策(定向降准和定向货币投放)等。

在Libra推出以前,央行重视CBDC,主要会出于上述三个目的,但现在,CBDC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重要,这就是央行的第四个目的。

Libra本身其实是一个超主权货币,而人民币过去一直在做人民币国际化的尝试,比如争取增加特别提款权中的权重(目前人民币在SDR中的占比大概是10.92%)和提高储备货币地位,但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形势是从贸易战可能升向金融战,而人民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目前还不算稳固,在这种情况下,面对Libra的横空出世,央行自然会加快步伐。

CBDC的七大特征

CBDC有明确的几个特征:

(1)CBDC定位是M0;

(2)任何人和机构都可以在央行开设CBDC账号,而目前在央行能开设账户的一般只是商业银行和少数非银金融机构,CBDC与物理现金、储备金,以及银行存款之间,是不能自由兑换的,或者说央行和商业银行不能担保这种兑换,因为存在挤兑风险;(挤兑风险在下文还会说到)

(3)CBDC是基于令牌的系统;

(4)CBDC可以使用完全独立于现有央行的运行架构;

(5)CBDC是可计息的,在合理假设下,利率可不同于央行储备金;

(6)CBDC不仅支持零售支付和银行间清算,还支持跨境支付;

(7)CBDC的发行机制可以与现金和储备金不同,如支持不同的抵押品,并允许更广泛的主体参与CBDC的发行。

总的来说,CBDC会比目前的货币工具拥有更多的效用。

CBDC将采取合格抵押品的发行方式

目前人民币发行机制是以美元外汇占款为主并辅以公开市场操作机制(即商业银行通过抵押合资格资产与央行订立回购协议借入/归还流动性)。合资格资产一般是满足一定条件的国债或其他债券。国内金融学界和监管层一直有呼声要改变过于依赖外汇占款的机制,以避免人民币过度受到美元货币政策和经济周期的影响。


中国CBDC经济模型

CBDC提供给中国一个合适的机会去尝试改变CBDC发行机制-取消外汇占款,用它选择的合资格抵押品来兑换CBDC,不支持用储备金或银行存款兑换CBDC。目前中国央行已经发展出完整的抵押品管理框架,可以直接将已有的合资格抵押品目录和抵押品管理或稍作修改后应用于CBDC。

央行需要对获得的合格抵押品进行风险评估,而合格的抵押品通常都有几个特点:市场容量大,避免购买该抵押品对其市场价格的显著影响;信用风险要小,只接受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等;集中度比较小的资产,防止资产被操控。

CBDC的发行与现有的模式不同,现有的模式是基于美元外汇占款,人民币货币明显受到美元货币政策和经济周期的影响。CBDC提供给中国央行一个合适的机会去尝试改变这种机制。 

CBDC最大的风险来自挤兑

CBDC最大的系统风险来自商业银行存款大规模切换到CBDC的挤兑。为货币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CBDC定位为M0,是央行的一种负债,银行存款定位为M1/M2,是商业银行的一种负债。央行的负债是无风险的,而商业银行的负债是有风险的。CBDC和银行存款都是数字形式的货币,过去普通储户除持有物理现金之外,只能持有银行存款;CBDC引入后,普通储户第一次有机会可以持有CBDC。考虑到CBDC的无风险特性,储户有很强的动力把银行存款切换为CBDC。即使央行使用利率工具来抑制这种转换,在市场恐慌的情况下,利率工具的有效性可能也非常有限。


那银行存款到CBDC的挤兑风险与传统银行挤兑有什么不同?答案是,CBDC的挤兑将不再只是影响某个商业银行,这个时候挤兑的风险针对的是整个银行业。

传统银行挤兑的表现形式是商业银行存款大量转化为现金从银行提取出来,央行一直在管理这种风险。但传统挤兑有一些约束条件:

(1)物理现金的印刷、分发和保管有一定的成本,即物理现金有较高的摩擦成本。即使挤兑发生,其规模和速度也是有限的;

(2)银行一般都会给提取物理现金设置一些“障碍”,例如大额提取需要提前通知,这有助于央行有效预测物理现金需求。考虑到物理现金形式的流通货币总量很小(M2占比约为5%),这种“障碍”不会损害物理现金与其它形式流通货币的面值一致性。

(3)传统银行挤兑一般是针对单个银行,而非整个银行体系,因此系统风险有限。

银行存款到CBDC的挤兑会带来极大的系统风险。CBDC是电子形式的货币,它的“印刷”、分发和保管成本为零,即无摩擦成本。因此这个时候的挤兑发生是即时的,瞬间引爆,且规模可能大得多。此外,这时候的挤兑,一般不再是针对单个银行的行为,而是针对整个银行体系,储户希望把银行存款转化为CBDC,所以相比较传统场景,挤兑规模大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CBDC发行允许与他国分享铸币权

答案是中国央行在发行CBDC的时候,也让一带一路的友好国家,一同参与到CBDC发行中来,与他们分享部分的铸币权。那如何参与?包括下面两种情形,我们这里暂且用哈萨克斯坦来举例。

第一种,是哈萨克斯坦可以发行人民币计价的哈萨克斯坦国债,发行方是哈萨克斯坦,但是以人民币计价的,这种债对哈萨克斯坦来说是主权债,哈萨克斯坦也可以拿来出售给中国央行换取CBDC。

第二种,是哈萨克斯坦发行以本国货币计价的国债,发行方是哈萨克斯坦,并以它们的本币计价。这种方法对哈萨克斯坦来说最容易,因为这就是它们自己的国债,把国债出售给中国央行,中国央行给他CBDC。

两者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是出售国债给中国央行,但国债的发行主体不一样,国债的计价货币也不一样,因而对哈萨克斯坦的要求程度也是不一样的。上面这几种方式,理论上来讲可以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去影响和调节中国政府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关系。

CBDC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最大的法宝

中国现在面临最大的挑战,在货币方面,其实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而中国版的CBDC,有可能成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大法宝。

以前人民币国际化只需要去对抗美元。但现在,变成了需要对抗Libra。Libra毫无疑问是美元国际化的工具,但由于它的发行方是一个科技公司,因而它具有更好的迷惑性。

人民币国际化的机会就在一带一路,所以我们要让一带一路的友好国家都来使用人民币。

如何实现?

本质上就是利益,让一带一路的友好国家,参与到CBDC的发行过程中来,甚至,可以从中分享人民币的铸币税。

把区块链和比特币民主化、利益分享的精神,体现到主权货币的设计上来,这是最有效的法宝,也是人民币国际化最实际的实现路径。

嘉宾介绍:龙白滔,师从著名经济学家朱嘉明,清华大学计算机本科、硕士和博士,爱好研究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技术和货币金融理论。连续创业者。曾创立知象科技专注于金融云计算、量化投资、和机器学习等领域,从启赋资本获得2750万人民币投资;创业前曾担任中金甲子投资基金首席技术官;曾任万向控股旗下通联数据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战略官;之前曾在埃森哲咨询和IBM全球咨询服务部门担任金融服务领域的高管,长期为中国金融服务领域客户提供技术、业务和战略咨询服务,曾代表埃森哲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新一代交易系统项目总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