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兵临城下,支付清算的守与“降”

自2014年以来,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讨论不绝于耳,Libra 的出现,让议论的声量也随之高涨。央行数字货币或是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变革,未来支付将更加便捷和透明。

银联董事长邵伏军坦言,随着数字货币大运用和普及,支付清算机构可能不复存在。

目前,数字货币普及还为时过早,变革仍是空谈。不过,传统商业银行和支付清算机构已经嗅到了危机。是挑战?还是机遇?新世界中如何据守市场阵地?在这新浪潮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借势发力,提前布局,显得至关重要。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进行五年,现在已经“呼之欲出”。

此前,有业内人士担忧,如果由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可能会对现有商业银行体系造成根本性冲击。


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央行做第一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更适合中国国情。这样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此外,穆长春还透露,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度小满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告诉锌链接,双层运营体系在当前是比较合适的,但只是过渡方案。等时机成熟,未来极可能直接面向公众,双层变单层。

数字法币呼之欲出,对整个金融体系是一次大的冲击,尤其是支付清算机构。如果区块链技术覆盖数字货币的发行与流通全过程,那支付清算结构会被摒弃,转结支付机构也将被边缘化。

支付清算机构担忧:或被取代?

如果央行直接面向公众法行数字货币,那么支付清算机构还能否存在?又该充当怎样的角色?

就在同一场论坛上,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邵伏军发出同样的疑问。他坦言,数字货币的出现是对银联最大的挑战,也是银联最关注的问题。

以 Libra 为例,机构或者用户注册以后,会分配一个全球通用加密账号,一个账户。通过利用 Libra code 进行不同地方货币转移,实现点对点的交易。

这个交易过程采取分布式计账,有 Libra 系统验证者、存储更新账本,优化交易流程,简化对账,整个交易下来对转结清算机构是颠覆性的变革,看不到商业银行和转结清算机构在这其中是什么作用。


虽然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但这个体系下也存在两种情况。

第一,在央行、商业银行双层投放体系下,区块链覆盖数字货币的发行以及流通的全过程,整个交易的转结是由区块链网络协议直接完成。如此,支付清算机构会被摈弃,转结支付机构也将被边缘化。

第二,双重投放体系中,代理发行机构用自己的标识发行数字货币。

支付清算机构可对现有的网络进行改造来支持数字货币的转结清算,通过向央行缴纳准备金获得数字货币的发行量,发行的数字货币成为代理投放机构的负债,各个代理发放机构需要对这些数字货币有标识,同时监控数字货币流通。

邵伏军认为第二种情形下,转结清算机构还是能够发挥作用,找到各自角色。

“这类似于在现有的银行账户体系当中,新增数字货币账户,需要建立一个连接各家银行数字货币支付转结的区块链网络,当数字货币账户发生跨行交易时,支付清算机构可以对发行机构最终使用者的结算金额进行记录。”

简言之,清结算机构短时间内并不会被取代,不过,其地位不复从前。

区块链初试锋芒

“现有支付清结算广为诟病的效率和成本问题,其实并非技术问题,而是组织机构、垄断、历史等问题”,李丰告诉锌链接。

在国际支付业务中,支付交易信息要在多家银行机构之间流转、处理,支付路径长,客户无法实时获知交易处理状态和资金动态,银行的对账、流动性管理等环节也推高了业务处理成本。

区块链技术点对点传输,给支付领域赋予新的思路。


早在2016年,国际信用卡组织 Visa 就已宣布,将把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应用到银行间结算和支付领域。

Visa 计划使用 BTL 的银行间结算平台 Interbit,来评估区块链技术能否为银行间的国际转账降低成本、结算时间和信贷风险。而区块链和电子货币可以在加快交易的基础上,保护银行的数据免遭欺诈和黑客攻击。

2018年8月,中国银行通过区块链跨境支付系统,成功完成河北雄安与韩国首尔两地间客户的美元国际汇款,这是国内商业银行首笔应用自主研发区块链支付系统完成的国际汇款业务。

中行自主研发的区块链跨境支付系统投产后,银行通过接入区块链跨境支付系统,在区块链平台上可快速完成参与方之间支付交易信息的可信共享,并在数秒之内完成客户账的解付,实时查询交易处理状态,实时追踪资金动态。同时,银行可以实时销账,实时获知账户头寸信息,提高流动性管理效率。


同年10月,中国银联与京东金融合作推出行业内首个基于区块链的跨机构数据分布式存储及查询平台,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机构间去中心化数据共享协议,从技术上确保多家机构间一对一的独立数据加密传输,同时可以利用智能合约等技术,量化各家机构间传输数据的质量与价值。

应用金融科技提升跨境效率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也是金融机构必须要解决的难题。

目前看来,区块链在支付结算的应用仍是初试锋芒,仅仅是小范围的尝试,要大范围推广,恐怕还是长路漫漫。

在“被变革”中找机会

作为“被变革者”,支付清算机构并非前路黯淡。

“短期内并不会对现有支付清算机构带来多大影响。并且跨境支付清算机构会一直存在,除非人民币成为唯一全球货币”,李丰告诉锌链接。

京东数科区块链产品创新负责人、区块链联合实验室创新生态负责人张作义有相同的观点,他告诉锌链接,一方面是因为央行在相关新闻中已经明确表示了不会对现有体系带来很大的影响,更多的是新技术、新机制的探索。另一方面是因为数字货币仍处于试点阶段,除了技术方案外,还有很多工作要和货币流通段的企业共同协商和解决,不可能短期内单方面完全实现。

北京苇草智酷科技文化公司创始合伙人,信息社会 50 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从技术的角度分析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不预设技术路线,保持“中立立场”,预示着,央行数字货币需要多方参与、共同建设。即使数字货币全面普及,对金融机构而言并非甚至不是“打击”,而是“机会”。


张作义告诉锌链接,支付清算过程中,区块链最大的好处就是在结算双方之间,通过提前预置的智能合约实现自动清结算,并提供不可篡改的可信对账记录。

除此之外,李丰认为,区块链去中心化思路能够解决组织利益分配问题,进而解决效率成本问题,这是目前区块链技术在跨境支付和清算方面的核心作用。同时,通过去中心技术来立一套新的支付网络,杜绝垄断情况发生。

作为监管和运营的支付清算结构,未来的作用会越来越“轻”,如果不想被完全取代,还需要求思求变,不主动变革就会出局,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