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鞋变“炒鞋”的杠杆游戏能玩多久

在比特币崛起后,球鞋市场近两年因其强大的市场需求,开始被赋予金融力量。部分球鞋平台开始提供电子化交易的券商服务,这一行情的火爆,已经让炒币、炒股、月饼票以及茅台酒相形见绌。


类似潮鞋被当成股票期货一样炒作所带来的”暴富“故事屡屡被报道,在一个球鞋交易 APP上,一款名为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女士红丝绸鞋,在 4 天的时间内,从发售价 1299 元已最低炒至 5800 元,交易行情显示,最高交易价格已达到 12000 元,涨幅高达 4-9 倍,这意味着首发日买进的投资者在短短 4 天内至少获利 4 倍。如此短时期获得如此高回报,也难怪有越来越多的炒家心痒难耐,抓紧时间偷身其中。

其实, 潮鞋品牌被炒作已非一两日。国外潮鞋品牌的转手交易价格之前就被越炒越高,这其中有粉丝效应,也包括国外潮鞋大牌以“明星牌”、“特定款”等方式推高自家产品等因素。而一些球鞋转售交易平台变成了“球鞋券商”,毒APP、nice APP、DoNew斗牛APP等转售平台以球鞋的求购、咨询、鉴定等领域切入用户,然后再附加金融系统,球鞋的二级市场就此浮现,电子化交易,分时图、K线图、龙虎榜、挂单买卖以及大盘指数这些一一俱全,一派潮鞋期货交易的繁荣景象。

当潮鞋走向期货化,更多人看重的不是鞋的实际使用价值和收藏价值,而是通过价格推高转手获取的期货交易价值。然而,潮鞋本质上与传统期货商品有根本性差别。首先,传统期货商品都是主要包括农副产品、金属产品、能源产品等几大类,都是关系到经济社会民生各方面的刚需物品,而潮鞋显然已经不是普通意义的球鞋,而是所谓限量版、名牌或者有明星与企业联合开发的定制类球鞋,小众化、圈子化明显。

其次,传统期货商品都属于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中主要因素如商品质量、交货地点等都已标准化,而做多与做空两方都有足够的资源和实力,形成相对均衡态势,交易价格也有一个上下区间,不致出现太过偏离实际价值的炒作。而潮鞋”期货“显然不具备以上特性,更多是非标化、交易价格也日趋脱离实际价值。是典型的卖方市场,买家及炒家没有议价权,这就意味着,潮鞋价格现阶段不可能通过盘整,实现价格合理化回调,尤其是现在”鞋圈“以所谓苏富比拍卖上一双1972年的耐克球鞋以约合 300 万人民币的价格拍出,作为潮鞋投资价值的对标案例,却忽视了其本身的不可复制,这样的价值导向让”鞋圈“会变得更加浮躁、充满投机气息。

目前,部分年轻玩家看似赚到了快钱,据报道,不少年轻人通过线上金融平台提供的分期服务借钱炒鞋。但必须警惕的是,通过所谓“球鞋券商”平台的金融工具,成倍加杠杆,部分资金实力相对雄厚的庄家可能会通过坐庄实现价格操纵,让潮鞋价格暴涨暴跌,从而获取暴利。那么,谁是最后的买单者呢?那就是中小投资者,他们信息不对称,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撑,很容易被潮鞋价格的做空游戏套牢,最后”球鞋券商“坐收服务费,大庄家套现走人,只剩下一地鸡毛的就是中小玩家,泡沫破灭的时候,恐怕有些重度投入其中的小玩家尤其是年轻人会裸奔。未来,由于广大中小玩家则缺乏对等博弈能力,少数人主导潮鞋”期货“交易的格局必将出现。

实际上,纵观与潮鞋类似的字画、邮票乃至比特币”期货化“现象,最终趋势就是头部玩家对市场价格和资源的控制,而大多数中小玩家则会沦为庄家收割的韭菜。而一旦越来越多的中小玩家因为屡屡被套、损失惨重,失去了对这一市场的信心,就会选择离场,没有下家接受的市场则逐渐空心化。当初字画、邮票等”期货化“市场无一不是如此,只不过部分热钱又瞄准了潮鞋这一新兴市场。相信过不了太久,这一市场中的大量中小玩家就会因无法承受亏损风险而退出,潮鞋的价格泡沫也会逐渐被挤干,最终回归圈子收藏为主的价值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