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货币资讯 > 后奥巴马时代的区块链监管

后奥巴马时代的区块链监管

2017-01-06 来源:铅笔 作者:Juan Llanos

   


    回顾整个2016年,全球大多数监管部门似乎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之间度过了一年的假期。


    公平地讲,除了在总统大选期间(或反对全球化时)处理了一些焦虑问题外,他们一直处在聆听和学习的状态。过去的一年里,政府和行业之间出于好的理由,不断合作,互相学习。


    无论是在政府的政策制定、规则制定还是法律执行方面,监管部门一直在努力应对挑战其设想、信念和立场的创新浪潮。


    确实,需要考虑的问题有一大堆。


    区块链和加密代币是否会引起不法分子的兴趣,危害国家安全?使用区块链技术的新型金融中介机构能否使用与传统金融机构相同的合规工具和技术?使用该技术能逃税或破坏其他法律吗?能建立更好的信息共享和监督系统吗?


    区块链对消费者和企业而言是否易于理解,使用安全吗?消费者和投资者会有哪些金融损失风险?如果账本公开或为多方共享,其隐私和私密性会得到保护吗?创新者的测试能进行到什么程度呢?X公司的首次代币公开预售有违反哪条法律吗?什么是智能合约?


    现有监管保障是否充分、合适?同样的监管制度适用于封闭、集中的去中心化技术吗?我们自己对金融中介机构的监管能精简吗?


    如果没有第三方中介,我们该如何执行法律呢?我们尚且无法监督数以千计的实体,该如何监督数以百万计的呢?


    在解开这些问题之前,我们首先需要退后一步。


    宽松的一年


    这不表示2016年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与前几年相比(违背很多人的期待),加密货币领域的政府干预几乎不复存在了。


    1月份,ManhattanDistrictAttorney关闭了70多个比特币诈骗;5月,台湾发生了类似的打击事件,之后执法方面就没再发生其他事情了。


    一个月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香港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实施了另一种执法行为。该交易所的一系列技术交易违规最终招致了75000美元的民事处罚和对可能引发漏洞的操作结构的重组。


    在以造成困惑著称的美国逐州许可制度方面,加利福尼亚州在8月份对提议中的数字货币法案进行了修改,并将其延迟到了第二年。12月初,比特币社区欣然接受了创新友好型政策和伊利诺伊州监管机构发布的一份全新“数字货币监管指南”。


    最后,在11月中旬,作为其纳税人调查的一部分,美国国税局(IRS)向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要求了一份用户长名单和交易数据表,这或许算得上是年度最大冲击事件。(几个月之前,IRS因未依法向加密货币纳税受了一点小惩罚。)


    在世界其他地方,俄罗斯和意大利也对加密货币征收了重税。


    即使加密货币在去年夏天遭受了两场市场失利——TheDAO的崩溃和Bitfinex遭黑客攻击,监管部门依然未作任何明显反应。


    我们中的很多人认为2017年将有所改变。


    驯服一个复杂的动物


    在探讨这种情况会如何变化时,我发现,首先区分构成现代国家监管工具包的三个不同但互相关联的因素非常有用。这三个因素分别是:政策、监管和执行。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监管一般具有行业特定性(航空、制药、金融服务)、基于活动(市场制造、货币传输、吸收存款)、依赖于管辖权(每个国家)。


    政策目标在全球范围内相当和谐,变化相对缓慢。消费者保护、安全和健全、稳定性、透明性都属于金融服务领域的政策目标。


    在其他行业内,如航空业,政策目标就可能是飞机安全和乘客安全。


    监管和执行往往更具辖区特性,能适应特殊的特殊利益的影响。监管机构源于广泛的法令法规,这些法规通常由经济大萧条这样的灾难性市场失灵,或9·11或2004年泰国海啸这样的大事件引起。


    鉴于其主导地位,美国将比阿根廷更有力地强加和执行贸易和国家安全规则。阿根廷有可能都没有这些规则。


    当然,不同政治集团对政策、监管和执行的态度及方式都是不同的。


    如果要说形式上的缺陷的话,监管可能会被过度规范(细节和长度),难以遵守和执行。如果要说实质性的缺陷的话,监管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意外后果:妨碍经济增长、侵犯人民的自由。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严肃的金融科技创新似乎一直都不是美国任何一方的公共政策优先事务。


    如果美国勉强开始为金融科技初创公司考虑替代型许可机制,那么这将成为英国、新加坡和瑞士引发的明显的“金融科技创新冷战”的一个有意义的意外结果。


    解读特朗普的“茶叶”


    对特朗普管理的政策方向和执行态度的预测非常具有挑战性。原因在于,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完全无法预测的”。


    但特朗普也表示,改变非常有可能。美国如今正逐渐丧失自己的主导地位,除非她能处理好“监管债务”问题,改善监管框架。


    在此背景下,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共和党执掌的国会都希望采取监管放任的态度。问题是哪些部门或政策目标将成为新的优先事务,以及是否也将放松执法。税务合规执行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放松疗法。



    在其他地方,被称为Dodd-Frank的一整套金融监管制度被认为是沉重且具有误导性的,共和党人已经有计划要替换这一制度了。基于该法规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废除将有利于区块链行业,但会让个别州成为货币转移业务的唯一审慎监管机构。


    这一平静期或许将是我们美国公民能够体验到的最接近监管沙盒的时期。


    我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金融服务沙盒在美国的实现,不仅仅是在特朗普管理期间,也不局限于比特币或其他开放性区块链。


    依我看,在能预见的未来,特朗普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最重、最锋利的剑


    反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方面的监管制度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最协调,也是最难改变或被忽视的。然而,这些制度在各个辖区内却是根据每个辖区的权力和资源有选择地加以执行的。


    基于其竞选宣言,特朗普必定会加强执法和国家安全方面的努力。


    我们都会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保持警惕和关注。特朗普强硬的外交政策和执行态度势必引发敌意和报复。此外,加密货币与恐怖主义之间的联系已经得到证实,这对比特币和具有隐私保护性的加密货币而言或许将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这或将改变现状。比特币在过去几年一直都发展得很顺畅。


    诚然,因其与诈骗和犯罪的联系,比特币仍背负着污名。但我们要看看,美国政府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才开始考虑为什么他们在一般金融部门而不是加密货币领域有选择地执行监管。


    期待最好的,做好准备应对最坏的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一点:监管无可避免且有效;合规繁重却有价值。


    监管总会带来积极的效果。我对企业家的建议是,首先集中精力实现这些成果和政策目标(从字面上升到精神),之后从内部(从形式上升到本质)强化其产品和组织结构。


    在我看来,前进的道路就在合法性的建立和自动化之中。


    这是重新思考和重新定义政策和监管制度、影响和允许自己被影响的最好时机了。我鼓励企业家和监管部门建起合作的桥梁,共同寻找上述难题的答案。


    行业和政府都需要“顺应历史的趋势”。


    如需了解更多数字货币相关,可加“聚币网琪琪”微信(微信号:btctradeyy),备注:聚币网。方可进入官方交流群